首頁 期刊簡介 最新目錄 過往期刊 在線投稿 歡迎訂閱 訪客留言 聯系我們
新版網站改版了,歡迎提出建議。
訪客留言
郵箱:
留言:
  
聯系我們

合作經濟與科技雜志社

地址:石家莊市建設南大街29號

郵編:050011

電話:0311-86049879
友情鏈接
·中國知網 ·萬方數據
·北京超星 ·重慶維普
經濟/產業
中國人口出生率與經濟發展研究
第613期 作者:□文/朱 倩 時間:2019/7/16 12:18:23 瀏覽:7141次

[提要] 本文利用中國19772016年變量數據研究人口變量與經濟發展的關系。研究表明:人口出生率與人均GDP之間存在著長期的負相關關系,人口出生率對人均GDP有著長期影響。根據研究結論,未來中國經濟實現可持續性,不能盲目依靠“人口紅利”,而提高人口質量,實現“自主生育”才是必經之路。

關鍵詞:人口出生率;經濟發展;負相關

基金項目:揚州大學2018年度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計劃項目(項目編號:x20180796

中圖分類號:F12 文獻標識碼:A

收錄日期:2019415

一、研究背景

人口與經濟關系的研究起源于馬爾薩斯(Malthus1798)的“馬爾薩斯人口陷阱”理論,該理論認為人口數量會穩定在或略高于生活處于溫飽狀態的水平。而我國對于人口與經濟關系的研究源于經濟學家趙進文利用人口出生率、死亡率、職工平均工資、人均GDP等四個變量數據進行了協整分析,證明了人口出生率是經濟系統的內生變量。之后,姜磊采用人均GDP與人口出生率指標分析經濟增長對人口生育產生的影響,研究指出我國經濟增長對生育意愿產生了副作用。

自從我國20世紀70年代末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經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人口紅利”為中國的快速經濟增長作出了巨大貢獻。從1977年至今我國的人口政策經歷了計劃生育、2011年的雙獨二孩政策、2013年的單獨二孩政策以及2015年的全面二孩政策,我國人口發展呈現出由“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增長率”轉變為“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低自然增長率”的新特點。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人口歷史性拐點出現——中國人口開始負增長,全國活產數減少250萬人。

當前,我國經濟已經進入“新常態”,人口問題與經濟問題已成為事關我國人民生活質量以及經濟與社會安全的重大戰略性問題。為了實現我國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我們必須對人口數量與經濟增長二者之間的關系進行妥善處理。

綜合上述研究,筆者認為,人口出生率是經濟系統的內生變量,會對經濟增長產生重要影響。從國內的已有研究可知,人口出生率下降在我國已經成為事實,人口出生率與經濟增長基本是負相關關系,過低或過高的人口出生率都將對經濟產生不良影響。

本文試圖利用我國19772016年的相關統計數據為基礎,對我國人口數量與經濟增長的關系進行實證分析,發現我國現階段的人口出生率與經濟增長具有負相關關系,這說明人口雖然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影響因素,但人口減少并不一定會導致經濟發展減速。我國的人口政策不應該保持單一的目標,要著眼長遠,充分考慮人口數量和質量對經濟增長所產生的影響;同時,在面對不斷加深的老齡化人口,國家需要做出積極的應對舉措。

二、研究方法與變量說明

(一)研究方法。本文選取了中國19772016年的人均GDPPGDP)、人口出生率(BIRTH)、人力資本(EDU)和人均可支配收入(PCDI)等數據進行實證分析,選取的數據時間跨度大,歷經了中國改革開放前后以及“計劃生育”、“雙獨二孩”、“單獨二孩”、“全面二孩”的人口政策,能夠更加具體完整地縱觀中國人口出生率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

本文的研究步驟為:(1)檢驗各時間序列變量之間是否存在相關性,本文運用的是相關系數矩陣對此進行驗證;(2)檢驗數據是否具有單位根性質,文中運用ADF單位根檢驗;(3)檢驗變量之間是否存在協整關系;(4)檢驗變量之間的Granger因果關系;(5)將所有自變量對因變量做脈沖效應函數分析。

(二)變量說明。模型的因變量為人均GDPPGDP),以PGDP反映經濟發展。自變量包括四個:(1)出生率即人口出生率(BIRTH)。這里出生人口是指脫離母體時(不管懷孕月數),有過呼吸或其他生命現象的活嬰兒綜合,選擇人口出生率是因為相較于其他生育數據,該數據容易獲得且準確。此外,人口出生率與其他生育數據有很強的相關性。(2)人力資本(EDU),一個國家的經濟增長速度在一定程度上取決于這個國家的人力資本,本文選取“全國勞動力人口(6周歲及以上)中高中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占比”這個指標來反映一個國家的人力資本。(3)人均可支配收入(PCDI)。PCDI的高低會對經濟發展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可支配收入增長可以直接增加居民消費,從而影響人均GDP增長。(4)人均GDP滯后一階(PGDP-1))。因為經濟具有慣性,上一年的GDP增長率對下一年具有一定影響;其他影響因素歸入殘差項。數據來源于國家統計局正式發布的《中國統計年鑒》(各期)、中央財經大學正式發布的《中國人力資本2017》。但是,由于統計數據的久遠,導致部分數據缺失,本文在進行數據整體分析前,已用SPSS軟件對缺失數據進行替換。

三、實證分析

為了便于分析人口出生率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消除原始數據中可能存在的自相關,在下面的模型分析中,對變量取對數進行分析,以下人均GDP記為LNPGDP,人口出生率記為LNBIRTH,人力資本記為LNEDU,人均可支配收入記為LNPCDI,人均GDP滯后一階記為LNPGDP-1)。

(一)人口與經濟變量之間的相關特征。人力資本(LNEDU)與人均可支配收入(LNPCDI)以及人均GDP滯后一階(LNPGDP-1)之間的配對相關系數矩陣。(表1

從表1中可以看出,人均GDP與人口出生率呈較強的負相關關系,與人力資本、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GDP滯后一階呈高度正相關關系;人口出生率與人均GDP、人力資本、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GDP滯后一階都呈高度負相關關系;人力資本與人均GDP、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GDP滯后一階呈高度正相關關系,與人口出生率呈較強負相關關系;人均可支配收入與人口出生率呈較強負相關關系,與人均GDP、人力資本、人均GDP滯后一階呈現高度正相關關系;人均GDP滯后一階與人口出生率呈較強負相關關系,與人均GDP、人力資本、人均可支配收入呈高度正相關關系。這一結果表明,中國經濟變量內部、人口變量與經濟變量之間的相互依存關系。

(二)人口與經濟變量平穩特性的單位根檢驗(ADF檢驗)。傳統的計量經濟學理論以序列平穩為前提,事實上,在實際問題的分析中,所涉及的變量往往都是非平穩的。現代計量經濟學以非平穩、非對稱、非線性為特征,以一定的經濟理論為基礎,選擇更加科學的方法與評價指標體系,建立擬合與預測精度均較高的模型,對宏微觀經濟政策進行模擬分析。

由于變量之間因果關系的確立,首先要進行變量平穩特性的單位根檢驗,我們基于Eviews分析,主要檢驗結果見表2。(表2

由此可見,人均GDP對數序列LNPGDP、人口出生率對數序列LNBIRTH、人力資本對數序列LNEDU、人均可支配收入對數序列LNPCDI原序列是非平穩的,二次差分序列是平穩的,即LNPGDPLNBIRTHLNEDULNPCDI都為I2)的。

至此,我們進行協整檢驗。

(三)協整檢驗。協整關系是體現為一組變量之間存在長期的均衡關系,一些非平穩變量的線性組合有可能是平穩的。根據前面的ADF檢驗可知,人均GDP、人口出生率、人力資本、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原序列都是不平穩的,但卻都是I2)。因此,對變量做協整檢驗,然后對回歸的殘差進行ADF檢驗,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檢驗,說明殘差序列是平穩的,所以各變量之間存在長期協整關系。

(四)Granger因果關系檢驗。對各變量之間進行Granger因果關系檢驗,檢驗結果顯示:在顯著性水平5%的情況下,人均GDP對數序列LNPGDP是導致人力資本對數序列LNEDU以及人均可支配收入對數序列LNPCDIGranger原因。同時,人均GDP對數序列LNPGDP與人口出生率對數序列LNBIRTH互為Granger因果關系;人均可支配收入對數序列LNPCDI與人力資本對數序列LNEDU互為因果關系。

綜上所述,人均GDP與人口出生率互為因果關系,這與前文所述人口出生率是人均GDP的內生變量一致,同時人均GDP也是人力資本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Granger原因,可將人均GDP作為因變量,人口出生率、人力資本和人均可支配收入作為自變量繼續研究。

(五)脈沖效應函數分析。對人均GDP對數序列LNPGDP、人口出生率對數序列LNBIRTH、人力資本對數序列LNEDU、人均可支配收入對數序列LNPCDIVAR模型,結果顯示單位根全部落在單位圓內,說明VAR模型穩定。可進行下列具體脈沖效應函數分析。(圖1

 

 

 

 

 

 

 

 

 

 

 

 

從圖1可以看出,在當期給LNBIRTH一個正沖擊后,LNPGDP立即發生負效應,且持續時間較長,大約在第150期才逐漸平緩,這說明了人口出生率對人均GDP的影響是即刻的,這與前面我們所研究的結果相同。換言之,目前來說面對中國快速增長的人均GDP,預測未來中國人口出生率可能持續下降,并且下降持續時間較長。

同理,在當期給LNEDU一個正沖擊后,LNPGDP立即產生正效應,在第3期的時候,趨于平緩,但在第5期之后又開始發生負效應,接著在第10期之后,幾乎沒有什么影響。這說明,人力資本對人均GDP的影響,一方面,人力資本提升意味著人們文化水平的提高,在科教文化方面支出增加,使人均GDP即刻產生正效應;另一方面,長期來看,隨著文化水平提高,人們會減少不良消費或者更加理性地消費,可能會使人均GDP產生負效應。

同理,在當期給LNPCDI一個正沖擊后,LNPGDP立即發生正效應,且持續時間較長,大約在第250期才逐漸趨于平穩,這說明人均可支配收入對人均GDP的影響是即刻的,并且產生時間較長的正效應。隨著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收入提高,消費提高,人均GDP的提高是顯而易見的。

四、結論及建議

從以上檢驗中可以得出,人口出生率與人均GDP之間存在著長期的負相關關系,與前面本文所提出的假設一致。本文認為兩者之間的負相關關系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分析:

(一)從中國實際情況出發,我們發現隨著中國對外不斷開放,經濟不斷發展,人均GDP越來越高,但同時中國接受外來思想,雖然二胎政策出臺,但更多年輕人依然選擇放棄生育,導致人口出生率的下降。

(二)隨著人均GDP的提升,培養孩子的成本也會增加,導致很多人晚生晚育或者不生不育,隨之人口出生率下降。

(三)人均GDP的不斷提高,意味著中國的經濟不斷發展,與此同時社會福利也會陸續完善,人們已從“養兒防老”的時代脫離,不再多生多育,更多選擇優生優育,選擇一個家庭生育一個孩子,隨之導致人口出生率的下降。

目前,我國的勞動人口已經開始出現了下降現象,“人口紅利”正在逐步消失,我國人口結構的老齡化和勞動人口的萎縮趨勢日漸明顯,在導致消費不足和社會負擔加重的同時,使得經濟發展面臨壓力,可能導致經濟增長的進一步放緩甚至停滯。近年來頻繁出現的“民工荒”現象已經為經濟發展敲響了警鐘。

從長遠來看,全面放開二孩政策會促進人口結構相對有所優化,但不能從根本上扭轉老年人群規模擴大的趨勢,因此要想實現經濟發展的預期目標,還必須進一步完善人口生育政策以及出臺一系列的配套措施。

依據中國當前國情和未來的發展趨勢,提出以下建議:

(一)完善社會保障體系。未來一段時間中國人口結構老齡化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大部分80后、90后面對的是兩個人贍養4位甚至更多老人的困境,完善社會保障體系,積極應對老齡化趨勢。首先,完善養老保險制度,做好相關法律制度的銜接,將更多城鄉居民納入養老保險的制度保障;其次,增加政府在社會保障、醫療衛生等方面的基礎服務設施建設,提高生活質量;最后,支持老年人再學習,鼓勵老年人繼續積極參與經濟活動,促進社會勞動力資源充分利用。

(二)完善生育政策體系。加速完善生育政策體系,逐步過渡到自主生育政策,實現人口自然均衡發展。所謂“自主生育”,也叫家庭計劃,是指由夫婦自主決定生育子女的數量和生育間隔,國家政府層面轉向干預生育質量服務。面對這一建議,我們首先可選取部分地區進行試點,實施“自主生育”。通過試點,并在結合當地經濟社會狀況基礎上進行調整,最終形成人口自然生長的均衡發展長效機制,推動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

(作者單位:揚州大學)

 

主要參考文獻:

1]馬爾薩斯.人口原理[M.北京:商務印書館,1959.

2]姜磊.我國經濟增長與人口出生率的計量分析[J.江蘇工業學院學報,2008.9.

3]趙進文.中國人口轉變與經濟增長的實證分析[J.經濟學學刊,2004.7.

4]王會宗,張鳳兵.“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可行性的實證分析[J.經濟問題,2016.3.

5]彭文進.俄羅斯人口問題及對我國的啟示[J.未來與發展,2011.

6]王德文.人口低生育率階段的勞動力供求變化與我國經濟增長[J.中國人口科學,2007.

 
版權所有:合作經濟與科技雜志社 備案號:冀ICP備12020543號
您是本站第 18534873 位訪客
绿茶app下载安装_绿茶app靠谱吗_绿茶app下载官方下